广东群众路线网>案例展示>基层典型经验

“推动村务监督,其实是爱护村干部”

作者: 2013-10-15 08:16:00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原标题:在“田间纪委书记”眼中,基层村干部监督要靠群众力量,解决矛盾更要走群众路线——“推动村务监督,其实是爱护村干部”

  村里两万元的大额开支为何没有经过村民代表会议研究?村干部在名贵花木场内建水池是否切合实际?8月份村委1300多元的餐费开支是否高了……这些田间琐事,经过长期累积可能成为引发矛盾的导火索。如何通过抓好农村党风廉政建设,尽量将矛盾解决在基层,是各级纪委部门在探索解决的课题。

  2007年,梅州市蕉岭县与南农实验课题组合作,在省、市纪委支持下率先创建村务监督,构建农村权力制衡新格局,破解农村廉政建设难题。2010年,村务监督委员会被新修订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正式确定。如今,全县107个村(居)稍有“风吹草动”,县里均能快速知悉。

  从推出村务监事会,到使其逐渐规范运作……几年来,作为村务监督的主要推动者,蕉岭县纪委书记卢尧生一度被视为“敏感”的人,人称“田间纪委书记”。

  面对压力,在卢尧生看来,欠发达地区村干部待遇不高,如果违反党纪国法,要对其进行纪律处分,纪委也会感到心疼。但要少处理违规村干部,就必须铁腕推进村务监督。

  为村务监督“撑腰”

  尽管遭遇种种阻力,但纪委仍要克服困难,推动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这是村务监督可以发挥作用的关键

  “做这个事情,很得罪人啊!”9月18日,蕉岭县长潭镇麻坑村,60岁的黄召雄连声感叹。作为村监委会主任和已退的老村干部,他对村里的事情极其“较劲”。

  担任监委会主任以来,黄召雄将自己对农村工作的见解一连串抛出:“农村的领导班子,还是要新老结合为宜”、“扶贫资金怎么用,怎么选择脱贫项目,要村民大会讨论”、“村账一定要一条一条公开”……

  老黄的“较劲”,让村干部一度感到不适应。“我们村委的决策,跟监委会商量,但他们常提出不同意见。”村委会主任黄学胜坦言。

  话音刚落,坐在一旁的卢尧生就强调说,村委重大事项,主要还是由村委会召开村民大会决策,监委会要监督。“决策前监委会就要参加,了解重大事项,提出意见和建议。”

  每个季度参加村监委会汇报会、调研村务监督的开展情况,是卢尧生的日常工作。黄学胜坦言,刚开始实施村务监督时,由于不熟悉制度,村委与监委会之间确实存在摩擦。“现在好很多了,有些开支,我们去解释,村民还不一定相信。监委会的话村民更相信。”黄学胜说。

  “我们的强力监督,多少还是有作用的。比如村里的账目,比以前就规范了很多。”调研期间,多名村监委会主任向卢尧生透露,他们之所以敢“不怕得罪人家”,关键还是“领导的重视,有上头的支持”。

  按照规定,监委会成员由村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一般是村里具有一定威信的老干部、老模范和老党员。监委会、村民代表会议、村委会形成农村新的权力平衡格局。

  其实,监委会成员们眼中的“上头”,就是纪委。卢尧生对村监委会主任们说,村务监督在起步阶段,与村委会发生摩擦很正常。甚至纪委刚和部分村商量试行村务监督制度时,都遭到部分村干部的强烈反对。

  为了推动村务监督逐渐走上正常的运作,卢尧生将自己和同事的电话号码,公开印发给全县监委会成员。“只要有人打电话来,我们立即交办调查核实。”

  其背后需要顶住的压力则很少人知道。“坚持实事求是,不站在任何一边。监委会反映的问题,我们也要客观调查。”卢尧生说,纪委介入调查时,确实有人会私下过问,但纪委一律实事求是、公平正义。

  如今,尽管村监委会仍有不少需要改进的空间,但村务监督逐渐步入正轨,季度汇报会、村官民主测评等一系列制度的构建,让村务监督开展得有声有色。

  在某个村,扶贫资金未按规定使用,群众意见大,该村监委会提出反对意见,获得了纪委支持,扶贫资金重新回归原来的用途;

  三圳镇东岭村,因电线杆迁移引发民事纠纷,村监委会协助村“两委”协调处理,避免了一场村民斗殴;

  ……

  卢尧生说,村务监督让村官腐败现象减少。以7月15日至8月15日为例,省委巡视组进驻蕉岭期间,全县接到群众来信近200宗,其中涉及到村干部廉政的只有2宗。

  不客气的监督

  不敢说实施了村务监督就可以杜绝腐败行为,但最重要的是大大缩小了村干部腐败的空间,发自群众的监督可以及时遏制腐败苗头

  4名村干部就餐花费185元,这看似正常的开销却被蕉岭县三圳镇芳心村监委会成员拦了下来。“为什么聚餐?用途是什么?没有交代清晰!”监委会主任徐永振说,由于监委会坚决不同意,村干部只能自己掏腰包。

  “虽然钱不多,但事情重大。”卢尧生说,吃一顿饭几百元,如果没有人去监督,那村干部可能就敢越吃越多,“等到群众举报的时候,问题就大了。”

  其实,类似的监督并不少。卢尧生在下乡调研期间,多个村都提到部分村干部一吃饭就是上千元,由此引发村民强烈质疑,有些村由此引发尖锐的矛盾。最后,纪委部门马上介入调查核实,及时纠正村干部的不良行为。

  有村民私下向记者透露,有了纪委的支持,有些监委会成员的监督“简直是毫不客气”。最有杀伤力的是每年必须公开的民主测评会——村干部和监委会成员均要公开述职,由村民代表投票。

  为了确保村务监督常规化运行,蕉岭县制定了《村“两委”班子和村干部绩效考核实施办法》,规定评议为“不称职”的村干部,将由县纪委、县委组织部、县民政局等单位对其进行集中诫勉谈话,连续两次评议不称职的,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终止职务。

  对此,村干部直言感到“敬畏”。此前的民主评议中,某村委会主任和副主任就被评为“不称职”。经过相关部门做思想工作,村干部逐步完善村务公开等,第二年民主评议时才终于通过。

  “办事拖拉也是作风问题。”卢尧生对村委会和村监委会说,建立民主测评制度就是要将群众是否满意作为衡量村干部是否廉洁勤政的标准,村干部不仅要廉政,而且还要勤政。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村里的问题都可以靠监督解决。在蕉岭某个村,村委会没有开村民大会就将采石场承包给老板。现今村民对村委会的做法提出质疑,但采石场的老板前期已经投入了几百万元,问题因此一直难以解决。

  “尤其是一些老的信访问题,通过村务监督也不好解决!”卢尧生坦言,有些问题争议大,最好是走法律途径解决。

  不过,也正是历史问题的教训,更加坚定了蕉岭纪委推动村务监督必须“不客气”的态度。在村资产处置方面,村委会必须提前通知监委会和村民。

  在某个村,村干部多发了钱,监委会成员发现后马上向卢尧生等汇报,纪律部门立即责成相关部门介入,将违规发放的资金退回。

  “这样既教育了干部,也爱护了干部。”卢尧生坦言,不敢说实施了村务监督后,就不存在基层村干部腐败的情况,但最重要的是,通过严格实施村务监督进一步缩小了村干部腐败的空间,将腐败问题遏制在苗头。

  自己人管自己人

  人民群众的内部矛盾,不是依靠行政力量都可以解决,还是需要学会走好群众路线,发动群众内部的力量来解决问题

  芳心村主任谢建祥有个叔叔瘫痪在家,女儿出嫁后本人无依无靠,向村委会申请困难补助,最后政府同意为其办低保。

  “村主任的亲戚就给低保,不公平!”消息传出后,有村民不服上访。监委会随后向镇里核实情况,随后召集村民开会,现场召开干群对话会。群众了解情况后,再也没有上访。

  “自己人管自己人,很有作用。否则上面领导来了,不管你怎么查,我说什么是什么,实质谁知道啊!”谢建祥说,村务监督不是形同虚设,监委会成员来自群众,大部分在群众中有一定的威信,相当于是运用群众的力量来解决干群问题。

  村民赖先生对此深有感触。他告诉记者,芳心村有个贫困户,父亲是老党员,他经常打着父亲的招牌,要救济政策。一次,救济款粮没有拨给他,他就表示要去上访。“每次救济,他都有份。”部分村民对此也不满。尽管村委会经常做他的工作,均无效。

  监委会成员了解情况后登门做工作。“你的房屋是党和政府帮你建的,你说党不帮你,是在说假话……”通过摆事实,讲道理,他的思想工作终于被做通。

  对此,谢建祥也感言,政府为疏导民意,让群众有诉求可以去反映。但问题是,群众有意见经常不信任村干部,很小的问题都要到镇里、县里、市里甚至是省里上访。而村务监督的推进,帮村里化解了不少矛盾。

  “解决群众问题,也要走群众路线,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卢尧生体会到,很多基层问题,其实是群众的内部矛盾,要解决这些矛盾,还是要调动群众的力量。

  一个很现实的案例是,过去很多自然村都有很强的乡村管理功能,比如村里的道路长满野草,村里会发动各家各户去割草。但现在,如果党委、政府不发钱,没人愿意去割草。

  “有些事情,通过行政村的方式来解决,村民不一定认同,而且党委、政府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卢尧生说,包括农村垃圾处理等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问题,是很多地区群众反映强烈的矛盾。要解决这些问题,光靠行政力量不行,还得发动群众的力量。

  因此,卢尧生最近又在为引导发挥好村民理事会的作用而奔波。

  芳心村赖屋理事会成员赖企贤告诉记者,几年前,村里缺乏管理,到处长满荒草。外出乡贤回来提议捐钱搞好村里,村民都很很支持。每年大家会捐款安装村里的路灯,建老人活动场所、购买健身器材,贫困家庭孩子考上大学,村理事会也会想办法出力。

  “村民理事会具备了乡村管理的功能,更容易发动自然村的群众。”卢尧生认为,政府完全可以引导好理事会,运用群众的力量来解决群众反映的难题。

  ■对话

  村务监督需要

  强势力量推动

  南方日报:在不少人看来,越落后的地方就越多事,有关基层干部腐败的质疑声也越多。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卢尧生:农村工作千头万绪,要做好农村工作,基层村干部也付出了很多心血,待遇报酬也不高,如果违反党纪国法,我们纪委则要对其进行纪律处分。要处理他们,我们也很心疼。但要尽量少查处干部,就要加强监督。推动村务监督,其实是爱护村干部。

  南方日报:2010年,村务监督委员会被新修订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正式确定。但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有些村虽然设立了村务监督机构,但没有实际监督效果,您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卢尧生:现有的村务监督,不少地方的缺乏监督效果,是因为有些村务监督机构的管理部门还缺乏力量,比如没有调查权、查处权等。因此,要做好村务监督,确实需要一个强势的部门来推动。

  南方日报:有些投诉在纪委介入调查后,投诉者仍然不服上访。你觉得应该如何才能让矛盾不上交?

  卢尧生:很多问题是基层发生的,我们通过监委会发现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难题后,介入调查,经过核实,对投诉者的答复肯定会比较有公信力和说服力,通过监委会跟上访者沟通,也比较容易。从农村信访的情况来看,有关基层村干部廉政的,信访量确实有所下降。

  当然,不是所有问题通过监督就可以解决。发展中会遇到不同的利益冲突问题,有些利益纠纷问题,还是要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不然,你说有问题都往上走,那国家会是什么样?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