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群众路线网>案例展示>基层典型经验

枫桥经验半世纪犹热对广东的启示

作者:汤凯锋 曹菲 梁锡山 2013-10-25 11:27:00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枫桥镇村庄村务不仅在村委会公开,还要在电视上公开。  汤凯锋 摄


  “依靠和发动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这个发源于浙江省绍兴市诸暨枫桥镇的枫桥经验,历经半个世纪,虽然时代不同,但坚持走群众路线的方向没有变,枫桥经验依然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助力发展和稳定实现良性互动,为破解当下发展与稳定的难题指明了方向。

  在中国的地图上,枫桥镇只是其中一隅,应该说,各地具体情况不同,风俗各异,依靠和发动群众的方法也存在差异,但走群众路线的方向是一致的。在发展中面临诸多相似社会矛盾的情况下,再次聚焦当下枫桥经验的创新举措,或许可以为解决共性难题找到启示。

  广东与浙江同为中国经济强省,两者在发展中所遇到的问题,有诸多相似之处。充分认识枫桥经验,运用枫桥经验,走好群众路线,对广东意义重大。

  ◎依靠和发动群众有序参与管理、监督基层事务,才能减少基层村干部腐败的空间,排除引发干群矛盾和影响稳定的源头因素

  ◎群众的力量是分散的,需要通过平台的搭建,才能将群众力量拧成一股绳,引导并影响群众摆脱“闹事解决问题”的思路

  ◎稳定与发展从来就不是一对天生的矛盾,通过依靠和发动群众,将矛盾大量化解在基层,两者可以实现良性互动

  推进基层民主治理

  为了加强基层民主管理,枫桥镇各村成立了“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由村民代表会议民主选举产生,对村务活动进行监督

  付大悟7月路灯电费553.53元,付村自来水7月电费816.36元,付方松根老党员慰问金600元……

  8月16日,枫桥镇枫源村的老骆拨动手中的电视机遥控器,电视画面上,是村“两委”7月份的账单,每一项都记录得十分详细。老骆告诉记者,每个月的28号,村委都会将村务进行公开,村民在数字电视上就可以方便查阅。“如果有什么猫腻,一旦被发现,肯定会炸开锅。”

  枫桥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枫桥发动群众力量,加强基层民主管理,健全“三资”登记管理、定期清查、交易管理等制度,镇里成立“三资”管理中心,对使用、管理情况进行登记,及时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实际上,基层是联系群众最为紧密的点,也是防控和化解社会矛盾最关键的环节。但近年来,在村民自治中,民主监督成为最薄弱的环节,不少基层村干部存在腐败空间,成为引发干群矛盾和影响稳定的重要因素。

  村官级别虽小,却往往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我省相关部门2012年透露的数据显示,广东近5年来清查强农惠农资金项目156个,涉及金额高达284亿元。2007年以来,全省共查处涉及农村“三资”问题的案件7790件,涉及农村基层官员8121人。

  针对此情况,广东积极开展村务监督的探索,基层民主监督的现状得到很大改变。但由于缺乏强有力的推动,村务监督开展的水平参差不齐。

  “比如我们建枫源桥,村两委做的方案是100万元,需要经过‘三上三下’议事制度。”枫源村村主任骆根土介绍说,每一个环节,都引入群众力量参与决策、管理、监督,村干部只是组织实施,干群关系自然就融洽了。

  从2008年至今,枫源村保持着零上访的记录,真正做到矛盾不出镇。

  群众力量有序参与

  在枫桥经验中,要形成“小政府、大社会”的格局,将群众力量拧成一股绳,必须构建平台引导群众有序参与社会管理

  在个人利益相对独立的今天,群众力量变得分散,如何才能有效地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将群众力量拧成一股绳,对各级党委、政府践行群众路线提出了不小的考验。

  实际上,在经济发展较早的广东,尤其是珠三角地区,也涌现出大量的民间社会组织。近年来,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创新社会管理办法,通过引导社会组织,发动和依靠群众力量,社会管理取得很大突破。

  但省政协近日的一份调研报告也提出,社会组织依然存在法制建设滞后;一些地方政府领导干部怕社会组织没能力,怕社会组织胡来、闹事和惹麻烦等,对其作用缺乏正确认识;存在难以割舍的行政情结,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小政府、大社会”格局远远没有形成……

  对此,枫桥给出的答案是:构建平台引导群众有序参与社会管理。

  在枫桥镇派出所老杨调解中心,调解员大都是已退休的老警员,虽然每月才领2000元左右的工资,但他们均觉得这个平台很好,让他们可以“发挥余年,为群众做点事”。

  而在诸暨市,与老杨相似的调解机构不在少数。通过整个官方和民间的资源,诸暨市构建了市、镇、村三级联动,人民调解、司法调解、社会组织调解和专业调解等相互联动,网格化管理的大调解新体系。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诸暨市86%的矛盾纠纷在村以下得到有效化解,96%的纠纷在镇范围内得到解决。

  “经过走访,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是枫桥?”枫桥镇镇长何浩明给出的答案是:“就是因为这里的群众!”实际上,枫桥经验对当地群众产生深远影响,而大调解平台的构建,凝聚了干群力量,做到“哪里有矛盾,哪里就有调解平台;哪里有纠纷,哪里就有调解工作”,这让枫桥群众逐渐培养了“有问题,讲道理,依法解决”的惯性思维,而不是“靠闹事解决”。

  稳定与发展

  政府要想方设法让群众享受到发展带来的好处,同时,发展也要考虑稳定因素,充分尊重群众意见,避免可能产生的社会稳定问题

  “经济发展越快,遇到的社会矛盾也会增多,甚至成为发展的阻力。”当这种观点普遍被人认可时,枫桥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作为枫桥经验的发源地、中国名品衬衫之乡,2012年,枫桥镇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1.5亿元,财政总收入3.73亿元。枫桥镇还先后荣获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单位(四次)、全国文明镇等荣誉称号。

  “我们按照‘群众想什么就干什么’的要求,坚持算好群众‘利益账’,做好服务‘加减法’,跑好最后‘一公里’,从具体实事做好群众工作。”枫桥镇委书记金利顺说。

  近年来,项目建设、民生保障、邻里纠纷是枫桥镇面临的三大主要矛盾,占全镇矛盾纠纷的95%以上。

  枫桥镇相关负责人认为,在项目建设土地征用拆迁工作中,政府要想方设法让群众了解项目建设带来的好处,努力实现项目建设与群众利益“双赢”。

  当然,发展也要考虑稳定因素,充分尊重群众意见。绍兴市委书记钱建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绍兴市委常委会坚持每季度召开一次社会稳定形势分析会,对重大决策、重大工程、重大项目实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

  目前,绍兴市已经评估的890个重大项目中,有40个项目确定不予实施或暂缓实施,较好地避免了因决策失误或项目推进而可能产生的社会稳定问题。

  而记者在枫桥镇走访时发现,尽管也有枫桥镇群众投诉,但这些诉求多为群众间较小的民事纠纷,恶性伤害事件、群体性事件较少。

  这得益于该地区的均衡发展。实际上,依托稳定的发展环境,诸暨市在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块状经济模式,各片区涌现出珍珠、袜业、五金、纺织服装等支柱产业。2012年,绍兴市城镇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36911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7706元,城乡收入比例2.08∶1,小于浙江全省、全国。

  我省2012年发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11年广东城乡居民收入的比例,由2010年的3.03∶1,缩小到2011年的2.87∶1,实现自2003年以来首次降到3以内的目标。但区域均衡发展仍有很大突破的空间。

  “我们这边民营经济比较活跃,老百姓收入水平普遍比较高,而且城乡差距不会非常大,群众安居乐业,因此,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群众谁会去大吵大闹?”绍兴市政法委副书记马永定认为。

  专家视点

  创新要与解决 实际问题结合

  “通过枫桥经验化解预防矛盾,为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绍兴市政法委副书记、枫桥经验研究会副会长马永定认为,近年来,绍兴市的经济保持较快发展速度,城镇居民收入与农民收入的差距逐渐缩小,比例是2.08∶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广东是改革开放前沿,是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为全国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面临区域发展不平衡、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的矛盾。“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大,流动人口又多,不同地区、不同群体间的利益矛盾就会比较突出”。

  马永定建议,从长远战略来看,广东还是要通过加快粤东西北的发展,来解决社会矛盾多发的难题,一是解决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努力缩小粤东西北与珠三角之间的发展差距;二是缩小城乡之间的收入差距。

  广东省委党校决策咨询研究中心主任、广东党建研究所所长林盛根也认为,枫桥经验对当前的广东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具有很现实的指导意义。

  “群众问题可能是小问题,但群众利益无小事。”林盛根说,枫桥经验注重通过解决老百姓的日常纠纷,将矛盾消灭在源头,减少矛盾升级的可能性,这正启发我们在走群众路线时,不要忽视群众的小问题,要维护群众利益,通过解决小问题,来获得群众的拥护和支持。

  林盛根说,广东社会结构复杂,利益关系复杂,群众工作方法的创新,一定要与基层社会管理紧密结合。他提醒,走好群众路线,工作方法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关键是要与解决群众的具体实际问题结合起来,“否则,再多的创新也无济于事”。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